宵山万华镜

编辑:面颊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6 05:46:06
编辑 锁定
《宵山万华镜》是一部图书,作者是(日本)森见登美彦 。
书    名
宵山万华镜
作    者
(日本)森见登美彦 
译    者
星野空
ISBN
 9787208103634

宵山万华镜编辑推荐

编辑
《宵山万华镜》[1]  是最具有森见登美彦特色的一部作品,以六个相互关联的小短篇,编织了一个奇幻的京都宵山之夜,带读者体验一场梦境般的宵山祭。

宵山万华镜作者简介

编辑
森见登美彦,1979年出生于奈良。1998年进入京都大学农学系,毕业后进入农学研究所就读。
2003年研究所在读期间,以描写京都大学生日常生活的处女作《太阳之塔》获日本奇幻小说大赏,惊艳出道。
2007年,以《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一举拿下第20届山本周五郎赏、日本书店大赏第2名,《达芬奇》杂志读者票选最爱小说第1名,2009年“日本最多人阅读小说”票选中获第2名,仅次于《1Q84ㄠ》。
2008年,以《有顶天家族》拿下日本书店大赏第3名,奠定畅销作家地位。
2009年上半年日本最多人阅读小说第1名。
2011年,以《企鹅高速公路》再获日本书店大赏第3名。

宵山万华镜目录

编辑
宵山姊妹
宵山金鱼
宵山剧场
宵山回廊
宵山迷宫
宵山万花筒

宵山万华镜序言

编辑
不正经天才的狂想世界
by 张东君
在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有两位爆红的超级新星席卷日本文坛,并且一扫世人对于“数理京大、文史东大”的刻板印象。他们的作品雅俗共赏、幽默有趣却又富有内涵;既引人入胜又寓教于乐。他们就是分别以《鹿男》和《有顶天家族》横扫书店畅销书排行,被称为“京大双璧”的万城目学森见登美彦
在日本的购书网站上买书的时候,只要买京大二宝其中一人的书,网站一定会推荐另一个人的作品给读者,因为他们的风格笔法有不少共通之处。他们都有纵横无尽的想象力、构筑出诙谐风趣的人物;但是相较于万城目学是以日本历史为主轴,架构出离奇诡异引人入胜的独特世界,森见登美彦却走京都路线,在四叠半的空间中编织光怪陆离荒诞不经的宅男狂想。两人几乎同时出道,也结为莫逆;森见会在部落格上提万城目的近况道他长短、万城目也把森见出拳打他的一幕藏在作品《万步计》的封面上跟读者分享,完全就是哥俩好,一对宝。不过我们的主题是森见登美彦,这里就先不提万城目学了。
森见登美彦出生于1979年,他的笔名登美彦是源自与他故乡奈良县生驹市有深厚渊源的日本神话人物登美长髓彦,森见是他的本姓。他毕业于京都大学农学部生物机能科学学科应用生命科学学程、也念了个农学研究科硕士,目前边在图书馆任职边从事写作,至今已出版十余本着作。他在2003年以《太阳之塔》获得第十五届日本奇幻小说大奖、出道。到了2007年,他以《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获得2007年书店大奖第2名、第20届山本周五郎奖,并成为第137届直木奖候选作品。2008年又以《有顶天家族》获得2008年书店大奖第3名、2010年12月以《企鹅高速公路》获得日本科幻小说(SF)大奖。从这些得奖纪录,我们会发现他在短短几年中就成为非常成功的畅销作家,而且是雅俗共赏,不论是由文坛大老主导的奖,或是由书店店员公投的奖,森见都是榜上常客。一个内向害羞到近乎自闭的孤僻男生,究竟是怎么摇身一变成为文坛奇葩,达到这个让其他作家妒羡交加的境界呢?
他是一鸣惊人,出道作品《太阳之塔》就获得日本奇幻小说奖。在这本书中,森见登美彦是以九成九的真实与一分的虚构,写出京大宅男的日常生活及脑袋中的胡思乱想。这本书居然被当成“奇幻”,只能说日本人实在是不了解京大生,不知道京大生其实并不是只会思考艰深的学问。不过这也表示日本文坛承认了这种奇幻小说的新领域,并把森见登美彦的写作风格定位成“魔幻写实主义”(Magic Realism)。
根据我的认知,相对于“科幻小说”指“具有可能性的文学”(在科学上也许将来有一天会实现),“奇幻小说”是指“不具可能性的文学”(将来人类也不可能做到的事,例如魔法、想象上的生物),而大部分的童话及儿童文学则是把读者年龄层设定得比较低的奇幻小说。奇幻小说基本上可分成以异世界为舞台背景的High Fantasy,及以现实世界为背景的Low Fantasy。前者是完全虚构的世界(例如《魔戒》),可再细分成叙事诗型、英雄型、神话传说型、虚构历史型;后者则是有魔法或妖精等异质事物夹杂在现实生活中的故事(例如《哈利波特》),有生活魔法型、传奇小说型等。在森见得奖之前,日本的奇幻小说以轻小说、儿童文学、漫画为主,其他的大多属于虚构历史。例如第一届日本奇幻小说奖(1989年)得主酒见贤一的《后宫小说》是以虚实交错的中国历史为主轴,《在陋巷》是以颜回为主角;第11届得主宇月原晴明则以织田信长为主角写日本历史奇幻。其他历届得主多半是写英雄型的奇幻小说,知名的博物学家兼收藏评论家荒俣宏则写过《帝都物语》及以郑芝龙与郑成功为主角的《海霸王》等。直到现在,森见作品仍旧维持一贯的关键字:“京都”、“四叠半”、“妄想”,既写实也幻想,偶尔加上一点日本神怪和动物。
他的文风走明治末期到昭和初期路线,有点江户川乱步笔法,能够降低读者对古文的畏惧;而另一方面,他替文学作的新解,也能诱使读者重拾古籍,对“文学复兴”有不小的帮助。
从出道到现在大概九年,森见一共出版了十余本书。他把每本书都称为自己的小孩,既照着出版顺序算排行,还分了男生女生,依序分别是《太阳之塔》《四叠半神话大系》《狐狸的故事》《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长女)《跑呀,梅洛斯(新解)》《有顶天家族》《美女与竹林》《恋文(情书)的技术》《宵山万华镜》《企鹅高速公路》《四叠半王国见闻录》《京都团团转导览》《邮政少年》。他对他们的长相(封面)、身高体重(页数)如数家珍,完全是一个傻爸爸的模样。通常爸爸最疼第一个女儿,森见的长女也没让他失望,不但与大哥二哥并驾齐驱也出版了文库本,还多了漫画版、甚至连舞台剧都有啦!这总算让他在作品已经被拍成电视、电影、舞台剧的万城目学前面争了点面子回来。
森见的作品大致分成两类:京大生与周遭的人事物,以及京都神怪动物的酸甜苦辣,偶尔插个随笔,再加些写真。但即便是在这几类作品中,也有不少场景与道具是共通的,纵横无碍地穿梭在京都的古往今来、虚幻与现实之中。从字里行间,我们会发现森见的“基地”是个2.25坪(四叠半)大的房间、他酷爱有极佳酒量的黑发少女、拥有一只触感很好的麻糬熊,而且一定有个会被误认为苹果的红色不倒翁!现在我就先对森见家的孩子做个简单的介绍。
太阳之塔》和《四叠半神话大系》都是京大宅男的妄想日记,前者描写的是延毕的大五生的自虐生活;后者的主角则是大三生,四篇故事分别检讨他在参加四个不同社团时的大学一二年级日常生活。《狐狸的故事》则是以京都的骨董店为背景,读后会让人对骨董文物又爱又怕的怪奇小说集。《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的本质是本谐谑的单恋手记,读者随着爱在心里口难开的不中用学长跑遍京都,奔走在夜晚的先斗町、下鸭神社的古书市、吉田神社、百万遍、哲学之道只期望学妹能看到自己,跟自己说说话时,种种场面让人忍不住发出会心微笑。
在《跑呀,梅洛斯(新解)》中,森见以另类的诠释重写了《山月记》《百物语》《跑呀,梅洛斯》等五篇知名的故事,既精辟地说出京大生对友情的看法,也很能吸引读者找原书来看、作深度阅读。《有顶天家族》是笔者的最爱,以从平安时代起就住在下鸭神社糺之森里的貍猫一族为主角,阐述京都的和平原来是由人、天狗、貍猫“三足鼎立”所维持而成;以变身闻名的貍猫最怕的是惨遭人类煮成貍猫锅;因酒沉沦的天狗落魄潦倒之后会有何种下场等等。森见以他令人叹服的想象力创造出多样化的角色,让他们特立独行各自表述,引领读者进入京都的另类空间。2009年7月作品《宵山万华镜》则是以日本三大祭典之一、京都著名的祇园祭前夜为背景的连作中篇奇幻小说集。这本作品维持森见的一贯手法,以京都为背景、妖异与现实混杂,虚中有实、乱中有序;怪学生与一般人被发生在周遭的各种怪事怪相给兜得团团转,祇园祭就像是一个平行的异空间,独立于京都与日本之外,但发生在此时此刻的人与事,一律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美女与竹林》是森见第一本随笔集,他以虚实交错的笔法,写下他对竹林的看法、开发出来的竹子利用方式(包括要放养猫熊)、如《竹取物语》描述般的在竹子里寻找妻子等等。事实上,森见于他三十岁生日当天在他部落格上自爆结婚消息时,也是用这本书里的手法来宣布的。而《恋文的技术》终于让主角走出京都,到能登半岛上一个鸟不生蛋的临海实验所去研究水母。由于那里实在太偏僻到无事可做,主角就以“文通武者修行(笔友勇者修行)”为由,不停地写信给住在京都的亲朋好友,替朋友的恋情出出馊主意,或是摆出哥哥的架子对妹妹说教。而从这些单方面的去信,我们仍旧看得出京大生的无聊与孤寂,以及死鸭子嘴硬绝不示弱的身段与骄傲。这本书也被期待能重新带动日本的写信风气,我猜在不久的将来,日本的邮局就会找上森见登美彦,在鼓励日本人写信的7月23日的“文月文日”活动上当代言人呢。
我由衷怀疑《企鹅高速公路》这本书,是森见和万城目的两个人事先商量好要一起写了比一比的作品。因为除了万城目的《鹿乃子与玛德莲夫人》中是以猫和狗、森见的作品中是企鹅之外,这两本都是以小学中年级生为主(配)角,描写出生活中突然多出一只(群)动物、小朋友和动物之间的互动交流、以及从中衍生出的各种温馨景象。不过相对于万城目的是以猫为主人为配,森见则是以小男生在发现自己住的郊区突如其来出现一群企鹅之后,追踪解谜想要了解企鹅出现的缘由,以小朋友的好奇与探究为主轴来写这篇奇幻故事。
《四叠半王国见闻录》把四叠半的妄想发挥到极致,全书有七篇宇宙无敌的四叠半狂想,包括想用数学公式来证明自己有恋人存在的阿呆、能够自由自在的用念力去除A片上马赛克,再随便把它们重组乱贴的阿呆、内心因伤痛而凹陷时就会让周围空间也跟着凹陷的阿呆等等。既然他们都窝在四叠半之中,他们就是徜徉在那小小正方形王国中的王者、尽情的使出浑身解数……。
《京都团团转导览》更是森见的作品场景导览书,让森见带着读者从鸭川三角洲到伏见稻荷大社,一路游遍京都的风景名胜,还外带两篇随笔、名家漫画、京都写真。凡是森见迷想逛京都,有这一本还真的就能够什么都不缺罗。
森见可能是写出心得或兴趣来了,在《企鹅高速公路》出版的一年多后,又以这个小男生(青山)为主角写了一篇故事《邮政少年》,还是买小说附赠入浴剂(泡澡粉)的文库版小说呢。青山最引以自豪的是自己应该是写最多笔记的小孩,于是他办了一个青山邮局。但是在帮朋友投递信件的过程中,遇到收件地址是在火星或是未来。这时他应该怎么解决问题?这本书非常的薄,但边泡澡边读却能够让全身里里外外都变得很温馨。
森见之所以会受欢迎,并不是因为他的高学历,日本文坛多的是由旧帝大毕业的作家。他的受欢迎是因为他把京大生的穷极无聊、插科打诨、装疯卖傻、孤高无奈全都摊出来,让社会大众发现京大生的真面目原来是完全的生活白痴,而不需要看见京大招牌就深觉惶恐鞠躬致意,乃至有种恍然大悟海阔天空的领悟。另一方面,京大生会替森见广为宣传他的书,则是因为在森见和世人分享了京大生的宅与怪之后,老老少少的各届京大生活得更自在了。因为森见的书卖得越好,就越多人理解京大生的不跟人打交道并非出于傲气,只是由于不知所措;抢人话头并不是不懂礼貌,纯是完全健忘。而最好的,是让世人知道京大生不是只会读教科书而已,他们的脑袋是很灵活、充满想象力的,只是不擅于当面对人表达而已。森见笔下的主角,是众多京大生的化身;森见本人,是京大生的代言者;森见的小说,则是营销京都的旅游导览书。
要了解京都的历史地理人文风俗,只看旅游书是不够的,当下流行的,是读森见登美彦呢!

宵山万华镜后记

编辑
森见万花筒
by 天蝎小猪
也就是说,“本格推理”必定会有【前阶段的谜题】→【其解决过程】这样的骨干,并且是可以让这两点做出惊人表现的人工“装置”(器)。所以“本格推理”的创作天分,既是这个装置的设计能力之高下,更是生产效率的高低,以及持续大量设计的持久性。如果说“本格推理”是诱导谜题出现和解谜时所带来的惊愕的这种装置的话,那么这种装置的设计能力正是最重要的审查对象。
上面这段话摘自“岛田庄司推理文学奖”创设时,日本推理大师岛田庄司对“本格推理”这一小说类型的定义和解释。岛田先生认为,一部本格推理小说的质量,主要取决于作者对相关人工装置(一种特殊的“器”)的设计能力。在我看来,大众文学(以通俗小说为代表)之所以近年来愈来愈多地被冠以“类型文学”的代称,就在于几乎任何一种非“纯文学”的小说作品,皆存在与之相对应的特定的“器”。
亦即,将岛田先生的提法扩展开来说,不管作家写的是言情小说、武侠小说、历史小说、幻想小说、恐怖小说还是推理小说,都以其对各自专属的“器”的设计能力来分出轩轾。比如言情小说,对人物角色情感关系的设计就成了关键,写的好可以感人肺腑、甚而惊天地泣鬼神,写的差则味同嚼蜡、难以动人,令人昏昏欲睡、半途掩卷。再比如武侠小说,对武学出神入化的创新设计和对侠行入木三分的深刻书写,才能成就一部优秀的作品。那么,通过对“器”的考量来审视森见登美彦,称之为“高级设计师”大概并不过分吧。
尽管森见登美彦自2007年凭借《太阳之塔》获奖而正式出道以来,一直被日本媒体普遍赞誉为“使得日本文学在写实与幻想架空等传统分类之下,又开创另一‘打破类型疆界、以阅读享受至上’的新体裁”的独门作家,但其作品严格意义上分析,仍然留存于幻想小说的畛域,只不过他的幻想装置完全有别于此前的任何一种“幻想之器”,故而方有“森见文体”、“森见流”这样的专有名词出现。由于受到了本书的启发,我更愿意用“森见万花筒”来指称森见作品的“器”。
众所周知,万花筒利用平面镜的成像原理制作,通过光的折射而产生影像。而万花筒的最大特性是它在每一次转动时所成的影像都有所不同,一旦某个影像错过了,要转动几个世纪后才能出现同样的组合,因此每一瞬都值得欣赏、每一秒都值得珍惜。森见的幻想小说在世界观设定和剧情编排、行文风格等方面,在在具备了“万花筒”的这种包罗万象、惊喜不断的特点,任何平淡简单的真实场景、生活画面,经过森见妙笔的几番折射之后,都将呈现出“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幻视效果。有读者说,阅读森见登美彦,就像在看日本大文豪夏目漱石将搞笑漫画家高桥留美子的漫画(《福星小子》《乱马1/2》等)小说化。对于倾心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我来说,森见登美彦的作品更像是在以庄子超脱现实的逸想哲学实践着孔孟美好积极的俗世价值观,在写实规矩的舞台环境中筑造和歆享幻想架空的精神乐趣。也就是说,将日本文化底蕴之古典美,用幻妙有趣、天马行空的故事予以诠释,即是“森见万花筒”的真谛所在吧。
说到日本的幻想小说,近年来整体上有轻质化的倾向,虽然这和“轻小说”的流行不无关系,但文体本身的限制则是主要原因。其实,早期的幻想小说都是以幻想的内容来反观或批判现实,但随着“架空设定”这一技巧的愈发成熟和大肆流行,幻想小说逐渐与映射现实的旨意渐行渐远。森见登美彦的小说世界观大致由外(形)、内(神)两部分构成,外在的部分我们可以统一称作“架空幻想”,一切只在森见作品系统中出现的人、物、事、境的设定都归入其中,比如出镜率极高的“四叠半空间”、“壑山电车”、“伪电气白兰”等,再比如《四叠半神话大系》中的秘密机关“福猫饭店”、神秘摊点“猫拉面”,《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中的人气话剧“乖僻王”、《有顶天家族》中三大种群(天狗、人类、狸猫)之间的恩恩怨怨,本书中的主题舞台“宵山祭典”等。虽然日本幻想文学作品中有的是独创性的架空世界设定,但像森见这样尽管建立了个人专属的“架空世界系统”,但却始终坚持做到了一点,即融“神话谱系”的幻想性于“黑色幽默”的现实性之中。而这种建立在实体文化基础之上的“幻想”还真不多,举例来说,本书所收六个短篇都极富幻想色彩,但无一不在诉说着“日本三大祭典”之一的“京都祇园祭”(宵山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内容)引人赏游忘返的大文化氛围。
内在的部分我们一般称之为“宅男狂想”,森见作品的剧情推进和精神演绎都得靠它来实现。正所谓“宅男的脑海是无远弗届的,宅男的妄想是博大精深的”,将日本御宅一族文化特质(尤其是京都大学的学生)写得如此惟妙惟肖者,只有森见登美彦一人。他以“怎样将作品写得有趣”的心态,在单一固定的世界系统中注重细部内容的强化(如不同作品中人物、事物的关联性和延续性)和对亚文化(如宅文化、KUSO文化等)的凸显,使得作品读起来更具个性,体现的是一种“以人物点缀舞台”的私小说笔法。这种无与伦比的“宅男狂想”,深深根植于上述“架空幻想”的文化滋养之上,颠覆了普罗大众对宅男和京大生的既有印象,加诸幽默横生、自虐又可爱的好感,就连日本最毒舌的文学评论家大森望都不由对这样的森见盛赞不迭。似乎仅凭他一己之力,便让京都这座日本文化古都的精神面貌为之一振,宅男们和京大生们个个因为“森见万花筒”而扬眉吐气。
其实,森见在小说结构设置、叙述方式上也赋予了有如万花筒般变幻莫测、纷繁迷离的气质。比如《四叠半神话大系》用平行世界的复杂结构来讲述故事,妄想体验瑰丽而充实的校园生活的主人公“我”,在四个看似不同却互有关联的时空中,分别加入了不同的却无不奇怪、神秘的学生社团,却发现无论选择哪一个都无法逃离悲催的“四叠半”命运魔咒。到了《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则以某少女在某日的经历为主线,以思慕该少女而追逐其后的某少男为支线,两个视点交错叙述、互为呼应,经历了种种稀奇古怪的事件和令人捧腹、扼腕的磨难之后,这两条线终于合二为一,达成一个美好的结局。而在这本《宵山万花筒》中,作者在因不同原因参与到宵山祭典中的人物中摘取了六个不同角色,以短篇连作的形式分六个主题进行分视点叙述,而六个短篇仿佛拼图一般互相补强,全书读完之际绘成一套“宵山组图”,诸般元素残片仿若万花筒内壁的彩纸碎末自在其中、散现各处(当然,最奇妙的地方在于各篇章像是对前作的小小致敬,森见前作的影子在本书中俯拾皆是,让人读来意犹未尽,比如《宵山姐妹》VS《春宵苦短》、《宵山迷宫》VS《四叠半》等)。
讲了这么多,还不如阅读原文来得痛快。且请读者诸君透过著名的“森见万花筒”,看看里面都有些什么好东西吧!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书籍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 出版物 书籍